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
来源:亲历悉尼“封城”首日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1:00:56


27日上午,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多名涉事学校学生,学生称学校原本只有一处食堂,今年又新增了一处食堂,高三年级于3月16日开学,因疫情原因要求统一在学校就餐。3月24日开始有部分学生出现腹痛腹泻症状,随后又有更多学生身体不适。

据河南省卫健委消息,王某某3月24日晚出现头痛症状,26日下午17:00左右自测体温38.5℃,19:30左右在其儿子驾车陪同下,到漯河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就诊,随后就地隔离观察,28日20:20确诊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河南省卫健委消息还称,张某某同事刘某某曾有武汉出行史,核酸检测为单阳性、无症状。郏县疫情防控指挥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,医学调查组已对刘某某感染的原因开展调查,暂未向其反馈信息。

疫情之下,戴口罩成为了所有人日常外出,或在办公场所的必要“装扮”。不过,你可能想不到,自己打卡考勤或者发在社交平台上戴着口罩的脸部照片,正被一些人搜集并在网络上兜售。有卖家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:“我手里有几十万张戴着口罩的人脸照片,2毛钱一张,十万张以上有优惠。”

王某某的同事柏某告诉红星新闻,“漯河市图书馆目前尚未开馆,我们上班工作主要是打扫卫生和一些开馆的前期准备工作,图书馆很大,我们平时也很少说话。”目前,漯河图书馆的多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,他们昨日接到电话,得知王某某确诊,他们也因此被隔离。

该卖家口中的“爬”,指的是“网络爬虫”,即按照一定规则、自动抓取网上信息的程序或者脚本。有人将爬虫比喻为探测机器,模拟人的行为去不同网站溜达,再将看到的信息背回来,“就像一只虫子在一幢楼里不知疲倦地爬来爬去”。

3月21日,王某某曾乘坐长途客车从漯河汽车站到达平顶山市郏县汽车东站,她的老家与同学张某某家距离不到一公里,张某某驾车陪同她到乡下扫墓,在郏县期间与张某某一同就餐3次。

卖家A表示,他手里大概有2万张戴口罩的人脸图片,“一半是从网络上爬(虫)的,一半来自于现实世界。”该卖家说,“爬的那些照片,有的是模特,有的是公开的人脸数据集;而现实世界那部分,则是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小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。”

卖家A发来的例图而至于是如何获得这些真实世界戴着口罩的人脸图片的,该卖家没有直接解释,只是表示“就是打卡获取保存下来的,而且都是年后(拍)的,时间很新,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。”该卖家说:“我们平时用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算法训练,你确定要的话,口罩佩戴识别算法源码加上数据集一共1000元,单要人脸数据集的话也是1000元,都在网盘里,随时可发链接。”卖家B则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,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脸图片则来自于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。据该卖家介绍,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类照片,“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,2毛钱一张,十万张以上有优惠。”

同学的同事曾有武汉出行史